当前位置:主页 > 丝路能源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发展 >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发展

2020-04-13 435浏览 丝路能源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发展

    从在华居住的八十多万外国人的眼中,可以看到中国的变迁。他们不是中国发展的旁观者,而是与中国发展荣辱与共、苦乐共享的建设者和参与者。

    下面是久居中国的外国人的奋斗经历能有助于解读“中国奇蹟”是如何取得的,也能解答发展起来的中国可以给世界带来甚幺。

    经济从落后到富裕

    厦门大学工商管理学教授潘威廉(威廉 · 布朗)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廿九年,是个公认的中国专家。一九八八年,潘威廉把他的公司卖了,和妻子及两个儿子搬到厦门。厦门是中国东南部福建省的沿海花园城市。他说:“我选择去厦门大学,因为这是当时唯一一所允许外国人带着家属来学习中文的大学。”

    潘威廉一家从加利福尼亚飞到香港,又乘船熬了十八个小时,才抵达厦门。那时候,整个厦门只有三条巴士线。他说:“当时巴士的地板都是木头的,车启动时冒出黑烟,多得都能涌进车厢里。”

    潘威廉说,他在华近三十年,见证了中国从“非常落后”到“一般富裕”的变迁。除了教书,他还致力于开发英文网站,出版了十多本关于厦门的英文书。他说,一次走进书店,看到几个中国学生一手拿着字典,一手翻阅他的书。他非常激动。

    “年轻人喜欢这座城市,想知道他们的城市在外国人眼中是怎样的。”他说。这件事启发潘威廉出了中文版《魅力鼓浪屿》。今年七月,鼓浪屿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潘威廉说,这本书的繁体中文版今年即将在台湾出版发行。

    “年轻人只有了解历史,才能走向未来。”他说。他所在的城市在九月三日到五日举办了世界瞩目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金砖会晤预示着未来发展的方向。”他说:“金砖峰会给各国提供了经贸合作的机遇。”

    中国科技从弱到强

    日本纳米技术科学家福田敏男一九九五年受中国科技部门的邀请第一次来到北京,参加製造业科技峰会。从那时起,他和中国的交流越来越多。他在很多中国高科技院校任客座教授,包括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国科学院和华中科技大学。二○○○年,他将自己的全部研究工作转到北京理工大学,并定居北京。

    “科学研究无国界。作为科学家,我希望我的微纳研究不断创新。”他说。福田敏男研究的微纳操作技术,可以操控像尘埃一样在空中飘的微纳机器人。他还造出了和毛细血管一样细的人工血管。

    他说,第一次来中国时,只有清华大学有计算机整合製造实验室。“那时,中国政府资金虽然紧张,但会资助清华的研究。”他说。

    到二○○○年再来中国时,他发现计算机技术研究已经普及到了中国各个科研院所。

    福田敏男说,选择在北理工做科研是因为研究氛围好,且有国家科学基金支持他的项目。“我在这里认识的中国人比日本人工作更勤奋。”他说。

    在这里安家后,很多人都说他已经是半个中国人了。他最爱的食物是四川火锅,他的小女儿会说中文。

    “中国以二○二五年为目标,将智能製造作为主攻方向,实现製造业现代化。那时,微纳机器人会得到更广泛地重视和应用。性能更好,效率更高,花费更少,将是中国製造优越性的体现。这也是微纳机器人的研究方向。”福田敏男说。

    房宁白旭

    新华社记者